1988年解放軍南沙最後一戰, 48分鐘完勝成為越南30年禁忌話題

2019年05月07日     2,277     檢舉

南沙群島自古是中國神聖領土,可是上世紀70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伴隨中越陸上邊境戰爭期間,以越南為首的一批南海沿岸國家,利用中國海軍尚不具備遠洋巡邏守疆能力,掀起一股侵占瓜分南沙群島的邪潮,南沙40多個島嶼島礁被他們瓜分殆盡,尤其以當時的反華急先鋒越南侵占最多。

而同時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的中國與美國等歐美國家關係迅速得到改善,國際社會也廣泛積極與中國開展各領域合作。1987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百餘個參與國和地區制定了一個《全球海平面聯測計劃》,要在全世界各個海域建立200個觀測站,為制定環境保護政策做數據監測工作,這是全人類的共同責任,中國政府也積極參與到這項計劃中,並爭取到其中五個海洋觀測站的承建任務。這五個觀測站就有一個需要建立在南沙群島,我國決定將它的選址定在永暑礁,鑒於南海惡劣的國際環境,中國決定派遣南海艦隊進駐南沙群島保護施工。

中越這時正在舉行旨在結束長達十年之久的陸地邊境戰爭的談判,所以為了不再發生新的摩擦,中方採取克制態度,這項明明是在自家庭院裡的事務做的儘量不刺激越南。所以我國僅僅是在永暑礁修建了一些非常簡易的科研觀測設施,和一些更加簡陋的臨時住所供駐守戰士棲宿。

永暑礁顧名思義只是一塊面積不大的珊瑚礁,上世紀80年代我國尚無力在此修建永久性建築設施,所以當時在這樣惡劣的自然條件下,能做到的是搭建一種被形象稱作"高腳屋"的臨時性簡陋"建築物",其實高腳屋說它是"建築物"都埋汰這仨字了,它更像農村早年間田間地頭搭建的"看瓜棚",可是這種"看瓜棚"卻是修建在遠離祖國親人萬里之遙的南沙群島中這一塊塊僅僅露出海面的分寸礁盤之上,日夜飽受熱帶海洋的毒日炙烤和狂風駭浪,食品飲水都靠很久才來一次的補給船供應,雖然終日佇立於汪洋大海之中,可是淡水的匱乏使得駐守官兵連日常洗漱都是奢望,而用海水洗浴則又使戰士個個患上嚴重皮膚病!對於受礁戰士來說,這一切還遠非最難熬的事,對於他們來說更加難耐是那猶如遺落洪荒般孤寂的折磨。所以,上世紀80年代,"高腳屋"和"貓兒洞"成為最感動億萬中國人的兩個象徵守土戰士愛國赤誠和犧牲精神的兩個名詞。

與南沙群島真正主權國中國的低調迥然不同的是無恥覬覦他國領土尚不知收斂的越南,中國的這項合理合法的內部事務卻遭到越南的阻撓和破壞,永暑礁也是越南想霸占的一塊島礁,得知中國的行動計劃後,越南也立即派出兩隻運輸船滿載搭建"高腳屋"的建築器材前往永暑礁,遭我海軍編隊攔阻後才悻悻撤離,登不上永暑礁,越南就搶先在永暑礁周圍的幾個島礁盡數侵占,也派士兵登上礁盤並修建了簡陋的"高腳屋",以期長久霸占。

這樣氛圍下,南沙終於發生中越第一次對面緊張對峙衝突事件,2月18日這一天下午時分,中越雙方都派出軍艦齊聚永暑礁不遠的赤瓜礁,並各自派出武裝人員登礁搭建高腳屋,一時間,海面上,雙方軍艦炮口互相瞄準,礁盤上雙方士兵也槍口對準槍口,誰也不相讓,這時暴雨驟降,我軍官兵在風雨中佇立三小說巋然不動,越軍就慫了,撂下一堆建築材料撤了回去。

考慮到越南絕不可能善罷甘休,中國不得不派出南海艦隊502編隊前來保護,緊接著第531編隊也趕往永暑礁海域。

越南毫不示弱,3月12日也從金蘭灣派出兩隻編隊開往赤瓜礁。中國海軍接到敵情後立即派502號、531號和556號護衛艦抵達赤瓜礁並做好戰鬥準備。至13日黃昏,赤瓜礁附近海域中越各有三艘軍艦形成對峙局面。

十年自衛反擊戰,我軍太熟悉越軍一貫猖狂至極的行事規則了,這一次看來他們要有大動作了,我軍也連夜在全體官兵中做了戰鬥動員,眼睜睜看著陸軍官兵與越南小"霸王"戰火硝煙的交鋒十年而自己卻無所事事,早就按捺不住戰鬥渴望的海軍戰士們,個個摩拳擦掌激情昂揚,紛紛表示要報名參加第二天的登礁"突擊隊",好好會會越南的海軍"同行"。

競選突擊隊的場面十分火爆,大家紛紛拍著胸膛,亮明自己的本領強項,掙著當一名突擊隊戰士。最後各艦都組成一支二三十人不等的登礁突擊隊,準備與越軍在赤瓜礁較量一番。

3月14日清晨六時許,越南首先派出小船,滿載43名武裝海軍官兵和建築材料,登上赤瓜礁,並在赤瓜礁東側豎起兩面越南國旗。看到越南人動手了,我海軍各艦組成的突擊隊也雄赳赳的乘坐小艇,登上赤瓜礁並也豎起五星紅旗,其中502艦有33名突擊隊登礁,531艦有25名突擊隊登礁,這樣赤瓜礁上我軍與越軍是58比43。

再看海上雙方軍艦對比情況,這時中國海軍實力雖然還屬薄弱,但與越南相比還是優勢明顯許多,我軍502、531、556都是清一色的現代化水準的國產護衛艦,專門用于海戰的正規海軍軍艦,而幾十年戰爭不息窮的底掉的越南只派出3艘武裝登陸艦、武裝運輸船這樣瞎湊數的破船,除了一艘登陸艦上裝了一門40毫米的小炮外,竟再無一件武器!而我軍三艦各自均安裝有飛彈、和100毫米、37毫米大小火炮多門。雙方根本不在一個等級。

別看越軍人少船破,這些傢伙和十年邊境戰爭中的越軍一樣,自不量力且喪心病狂一樣猖狂挑釁。對峙中,這些不知死活的越南人不斷的向我文明威武之師做著各種挑釁,他們個個怪叫、謾罵 、吐口水 ,甚至脫了褲子朝我軍方向撒尿!醜態百出、令人憤怒作嘔!

上午8點20分,我海指終於發出嚴正命令:"把侵略者趕出赤瓜礁!"再久難耐怒火的我突擊隊隊長王正利命令:"誰帶了刺刀,上!把越南的旗子拔了!"只見502艦突擊隊員楊志亮第一個挺身而出,接著身高1米86、虎背熊腰的531艦突擊隊員杜祥厚和十幾個戰士也沖了上去,與越軍士兵扭打起來。大個子杜祥厚渾身一用力一下子折斷越南旗杆,突擊隊員張清上前一把扯下越南國旗。

見自己國旗被扯,一名越軍惱羞成怒舉起槍,楊志亮抓住他的槍筒向上舉,越軍槍枝走火,楊志亮頓時負傷!這樣於1988年3月14日8時47分。越軍首先打響南沙之戰第一槍!

礁上我軍突擊隊迅速反擊,雙方一片混戰,我軍大力士杜祥厚一把抓住一個越軍,虎鉗一般的雙手掐住他的咽喉,一下子就把他掐死摁進海水中。

海上雙方軍艦也交上火,越604船用高射機搶向我502艦掃射。我502艦果斷還擊,主炮副炮機關槍一起猛烈開火!越船根本無有反手之力,登時就沉沒傾覆!

赤瓜礁上的越軍一看自己的主力艦幾分鐘就見了海龍王!這才知道中國海軍厲害,一個個嚇得高舉雙手投降,剛才的囂張氣焰早就拋灑九霄雲外了!

赤瓜礁這邊打響以後,位於鬼喊礁的越艦505號以它們唯一的一門40毫米炮向我方開炮,我531艦立即還擊,命中七發100毫米炮彈就讓它艦體起火,擱淺在鬼喊礁上,燃燒了五天五夜,徹底燒毀。

瓊礁方向,我556艦也對越605船猛烈開火,越船重創起火,狼狽逃逸,我方本著不希望事態擴大,沒有追趕,事後得知該船逃回越南的半道就沉沒。

這次戰鬥我海軍毫髮無損的情況下擊沉越船2艘,重創越船1艘(不是擱淺的話也是沉沒的命)海戰中越船傷亡約四百多人!登礁戰鬥中我軍也僅有一人被走火擊傷,卻俘虜登礁越軍43人,包括一名中校。這樣整個南沙之戰僅僅用了不足48分鐘,就以中國海軍全面勝利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