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盜墓賊引爆顛覆性歷史

2019年05月07日     1,055     檢舉

因為一些人為的因素,歷史這個東西不太靠譜,就像現在的網絡熱點,經常性的反轉。

歷史是真實的,但記載歷史的是人,有了人的介入,歷史就有些模糊了。

一千多年前西晉時期,公元279年,有個大名鼎鼎的盜墓賊,因為一次正常的作業,引爆了一波歷史大顛覆。

這個盜墓賊名叫「不准」,但是絕大多數的人都念不准他的名字,人家這兩個字念「pǐ biāo」,痞彪,為了加深正確讀音的印象,我們就稱呼他為痞子彪吧。

盜墓賊痞子彪進入了戰國時期魏襄王的墓葬,發了一筆橫財,在席捲了墳墓里的金銀財寶之後,只留下滿地的竹簡。

痞子彪不識字,就算識字,也看不明白竹簡上的古字。彪呼呼的痞子彪哪裡知道,這些被他隨手拿來當火把的竹簡,才是這個墓葬里最最值錢的東西。

當人們發現墓葬被盜,當地官府前來收拾殘局,整理出整整十大車的竹簡,國家很快意識到這些竹簡的價值,組織學者研究整理翻譯,為什麼說翻譯呢?因為竹簡上的字和當時的字不一樣。

學者們對這些竹簡投入了高漲的熱情,他們克服包括戰亂在內的種種干擾,最後把這些竹簡整理成了一本殘缺的書《汲冢書》,因為痞子彪是汲郡人。

這本書還有一個名字比較響亮,那就是《竹書紀年》。

至於痞子彪的下場,已經沒有人關心了。從獲得「冠名權」的角度來說,應該是事發了,就算沒有落網,也肯定上了通緝的榜單。

《竹書紀年》是一部編年體史書,比《史記》早了好幾百年。

一開始是春秋時期的晉國人編的,後來晉國沒了,魏國人又接著編,從黃帝開始,一直記載到戰國時期。

漢朝人沒有看過《竹書紀年》,因為一個叫嬴政的傢伙放了一把歷史上有名的大火,把包括《竹書紀年》在內的很多書都燒了。

晉朝人如獲至寶,這可是難得的第一手歷史資料啊!

但是讀完《竹書紀年》,晉朝人懵了,因為這上面記載的歷史太顛覆了、太鬼畜了,和以前讀到的不一樣啊。

舉幾個讓晉朝人懵圈的記載。

顛覆第一彈:沒有禪讓,只有奪權。

我們熟知的歷史上,堯把娥皇女英兩個女兒嫁給了舜,還把首領的位置讓給了女婿。在儒家倫理道德治國體系中,「禪讓」是一個典範。

《史記》說;「堯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攝行天子之政,薦之於天。」

然而,據《竹書紀年·五帝紀》記載,「昔堯德衰,為舜所囚」、「舜囚堯於平陽,取之帝位。」羽翼豐滿的舜把失勢的堯囚禁起來才獲得了帝位,根本沒有所謂的「禪讓」。

這等於在儒家的治國體系中,抽掉了最重要的一塊地基。

顛覆第二彈:賢相不賢,篡權被殺。

《史記》說:「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湯法,亂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宮。三年,伊尹攝行政當國,以朝諸侯。帝太甲居桐宮三年,悔過自責,反善,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

商湯死後,新皇帝太甲亂來,還不聽輔政大臣伊尹的勸告,胡作非為。伊尹把皇帝關進桐宮面壁思過,太甲改邪歸正之後,伊尹又把他迎回都城。

《尚書·商書·太甲》還記載了悔過之後太甲的一句名言「天作孽,可違也;自作孽,不可以逭」。

按照之前的觀點,伊尹是歷史上第一位賢相,一個好老師,太甲是一個浪子回頭的好皇帝。

然而,《竹書紀年》卻有不一樣的記載。

「伊尹放太甲於桐,尹乃自立,暨及位於太甲七年,太甲潛出自桐,殺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奮,命復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

伊尹放逐了太甲自立,太甲在桐宮被關了兩年多,後來趁機從桐宮逃回王都,殺了伊尹,恢復了王位,還寬宏大量地對待伊尹的兩個兒子,讓他們分了伊尹的家產。

在這裡,伊尹是個篡位的奸臣,而太甲臥薪嘗膽捲土重來,搶回原本屬於自己的權力。

哪裡有什麼和風細雨諄諄教誨,有的只是你死我活權力鬥爭。

顛覆第三彈:商朝歷史,時間大縮水。

根據《史記》的記載,商朝起先的首都在盤庚,後來遷都到了殷,所以有「殷商」的叫法。

《史記》說,遷都之後,商朝又經歷了773年的統治,然而,根據《竹書紀年》記載,「湯滅夏以至於受,二十九王,用歲四百九十六年。」也就是說,商朝總共的歷史只有496年,如果只計算遷都之後的歷史,只有273年。

《竹書紀年》的說法比《史記》的說法足足少了500年!

而根據後世對甲骨文的研究,《竹書紀年》的說法應該才是準確的。司馬遷怎麼回事?

太鬼畜了。

因為《竹書紀年》的問世,之前已經基本構造完畢的儒家治國體系受到了很大的衝擊。

六百年後的宋朝,《竹書紀年》再度失傳,我們可以猜測,這很可能占據正統地位的儒家人士故意的。

如今,《竹書紀年》有多個版本存在,有的是偽作,有的是經過潤色後的產物,真假難辨。

那段歷史更加看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