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揭秘:《易經》是中國文化的源頭活水 千百年來被人忽略

2019年05月13日     385     檢舉

第一次見到成中英先生是在他北京的家中,成中英先生雖已80歲,但精神矍鑠,精力也非常旺盛。成中英先生常年一個人奔波於美國、中國大陸和台灣等國家和地區,為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積極奔走著。

採訪歷時近一個半小時,成中英先生侃侃而談,看得出,他對於每一個問題都有著自己的思考,也提出了獨特的看法。成先生認為,當代人沒有很好地理解《易經》的思想,這使得人們沒有看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儒家思想裡面有很多精華,這都是有促進世界和諧發展的有益良方。

新覺醒時代是一種文化價值的覺醒

問:您出版了《新覺醒時代》一書。「新覺醒」代表著什麼含義?

成中英:所謂覺醒,是對世界新面貌的認識,也是對未來理想的認識,更是對自我價值和生命的整體新認識,可以說它代表著人的存在層次的提升,也是一種展開,給人的思想一種拉升的能力。覺醒首先要有一種新的認知,然後產生新的信心,新的信念,新的境界,新的活力,新的價值觀,新的人生觀,一種理想的熱情。

但它並不是否定過去,只是要給人一種超脫,可以讓人更深刻的認識自我。我這裡強調的是:覺醒是一種文化價值的覺醒,認識我們的生命中有我們文化的成分,也認識到我們的生命急迫需要我們文化的滋養,因為我們認識到了我們文化的價值。

我們要自認識自己的文化價值並產生自覺和自信,產生追求的熱誠, 確認了方向,確認了目標,確認了道路。

為什麼我會有覺醒?覺醒有時候也是需要社會環境支持的,此外也需要自我的參與。在一個很壞的時代裡面,人們大多只能醉生夢死,「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這就是沒有家國認識,也不認識自身存在的價值。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就是人的覺醒抱負!做一個士大夫,就要有一種抱負和情懷。這就讓我想起了孔子,孔子有一句很著名的話,「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孔子告訴我們,我們每個人其實都可以成為仁人志士。

問:覺醒與之前的啟蒙有著什麼樣區別?

成中英:啟蒙沒有覺醒這麼強烈。在整個文化發展開始的時候,人類都是朦朧初開的狀態,人人剛剛脫離了原始的混沌狀態。後來漸漸地,開始對世界有了較為清明的認識,而這個認識可能會產生一種新的宇宙知識與新的人文知識,這就是所謂啟蒙。

人類慢慢走出混沌的境界之後,人的大腦也在進化,人的知識也在提升。人從很多錯路歧路中,積聚了很多經驗。那人類怎麼才能找到一個正路?這就要不停地磨礪自己,不停的奮鬥。

先聖先賢在磨練當中能夠看到一些智慧之光,並把它們講出來。這是人類從野蠻叢林走入文明社會的必經之路。最早的時候,人們會有很多非理性、非人性的東西,怎麼克服這些?就需要不斷地去認識世界和自我,啟蒙就是不斷克服這些的過程!

就希臘來說,公元前四世紀、五世紀的時候,蘇格拉底說「認識你自己」。在當時的情況之下,那是一種自我啟蒙、自我認知,他還說「未經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這就是一種價值,一種認知。

伏羲創造八卦是試圖認識世界和宇宙

問:啟蒙,可能更多的是指由一小部分已經覺醒的人帶領一大部分未覺醒的人。

成中英:是的。孔子曾說一句話:「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所以,我們必須靠先知去覺後知,先覺去覺後覺。

先知先覺和後知後覺,這是啟蒙的兩個部分。先知先覺,靠的是自我啟蒙,所以他們是領導者和帶領者,帶領者後知後覺的人。後知後覺者能夠從先知先覺的人裡面得到一種智慧之光,從而知道人生的價值和生命的意義,獲得一種信心和信仰,這個就是對後知後覺的啟蒙。

啟蒙是需要重新認識理性。人有理性,理性能夠讓我們認識這個世界是什麼。

其實,中國歷史上有幾個階段都有啟蒙的性質和覺醒的性質。在先秦之前,我們有輝煌的三代歷史,這個歷史我們現在正在去努力研究。我們知道,周代已經有豐富的人文意識了,我們從那個時代的文物里,就看到了人類已經有了一種非常燦爛的文明了。

在此之前,我們還有夏朝和商朝,夏商之前,我們還有傳說中黃帝、堯、舜,堯舜之前還有伏羲、神農等等,他們都是文明的英雄、文化的先驅。他們對中華文明與華夏社會的發展打下了深厚的基礎。

其實,伏羲創造八卦就是因為有他有一種觀察和一種情懷,要試圖認識世界、理解與創作文明,條理人生,所以它是一種宇宙觀,一種文化觀,一種人生觀。

孔子把人的道德觀提出來:人應該做什麼?人應該發揮人所內在的道德和德行,要作一個具有仁義禮智信的文明人。「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文明就是要不斷地追求和探索理想與價值。

孔子之後,我們還有孟子以及諸子百家,他們都在探索生命的價值,並積極地解決社會上出現的很多問題。儒家、道家、法家、墨家等學派都在追求中有了新的發展,但在新發展之後,人們還在持續不斷地進行新的追求,找尋更新的真理,並不斷地進行改革。

中國文明的活力從宋代開始衰微

成中英:中國後來又經過了兩漢魏晉隋唐,文明也在不斷創新和更新,人們希望在時代中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文明狀態,包含新道家的有無之說。我認為,我們的覺醒應該是一種人文與生命智慧的認識。到了宋明,一種新型的儒學智慧也應時而生。

隋唐中國佛學發展顯示了中國智慧轉化了印度佛學,結合空宗與有宗,形成了有無互發的禪學。儒學受到佛道的啟發,創造性的建立一個新的宇宙關係和人生的價值觀,把本體宇宙論與生命倫理學密切的結合,給了人生一個新的心靈與精神的安頓,也給與了理想社會一個形上學的或本體學的基礎,這就是宋代的理學。

宋明理學到明代的心學都在探討人和天的關係。他們提出天理,提出人性的道德,提出心靈深處的良知。看到人很容易受自己慾望的影響,從而提出一些基本的道理,告訴人應該怎麼修持自己,怎樣在自覺中自我實現,在知中求行,在行中求知。

其實,修持也就是一種知行合一的覺醒狀態,為了使自己達到更完善的境地。

宋明以後,中國的文明就開始衰落。中國文化的衰落究竟什麼時候開始?從氣質來講的話,我覺得從宋代開始,中國生命的活力就已經開始衰微了。但理性還是很清明的,追求真理,對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價值觀的追求還是很堅強的。

但是到了清代,由於對時代的反省無法落實,不能體現文明的新創造,只能屈從於現實,這一點對中國文明精神的發展來講開始是被迫走向衰微。清代靠軍事統一國家的能力還是很強的,但是在傳承歷史文化方面,他們只是往後看,而未能往前看,更沒有往周邊看,也就缺少了一分文明的自覺與文化的再生。

往前看就是整理古籍,因為這裡面還有從宋代到元代,明代到清代,蒙古族和女真族紛紛入侵後,士大夫們內心的悲痛,讓他們不能面對現實,去了解世界的真實情況我未來發展。很多人因為遭受很大的打擊,喪失面對真實的感覺,而沉湎於歷史的回顧中。

當然回顧歷史重新整理國故還是好的,但是能否返本創新這一點卻是關鍵所在。也許有人認為明代心學造成明代的滅亡,而宋代理學導向宋代的覆滅,於是天人之學與知行之論在沒有從個人轉向群體性的探索之前就失落了,也就失去了認知與實踐的意義了,了解歷史就成了爬梳歷史文獻,心境上也出現一種封閉與擁塞,從而更無法自強不息以面對未來。

明代陽明心學是很好的掌握未來方式

問:還有一種觀點,這是從中國思想上的發展來說,有人認為宋明理學之前,人們還是在「道」的層面去求天理。但是到了明代之後,就開始衰落,比如陳確就認為要在人慾中求天理,把天理落實到人倫日常上面,這造成了後來明清時期,人們道德的衰落。您怎麼看待這種觀點?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