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以北挖出一史前遺址,顛覆了傳統認知:中華文明起源於遼河?

2019年06月11日     414     檢舉

中國現代考古學家、中國考古學之父李濟,曾領導發掘過殷墟,他對中華文明起源地的問題,做過這麼一番表述:

兩千年來中國的史學家,上了秦始皇的一個大當,以為中國的民族及文化都是長城以南的事情……我們應當用我們的眼睛,用我們的腿,到長城以北去找中國古代史的資料,那裡有我們更老的老家。

一直以來,受到《史記》的影響,在中國人的傳統認知里,黃河流域才是中華文明的故鄉,難道這一觀點是錯誤的,中華文明的起源是在長城以北,那裡有「我們更老的老家」?(註:秦長城的北方在內蒙古境內,和明長城不一樣,本文長城以北是以明長城為標準)

1921年,在內蒙古中南部至東北西部一帶,考古專家發現了一座史前遺址,1956年被命名為紅山文化。通過考古挖掘,專家們震驚了,原因很簡單,這不是一座簡單的史前遺址,而是展現了先民有先進的生產力和燦爛的文明。

在後續的考古研究中,專家在周邊陸續發現了近千處遺址。總得來說,紅山文化以遼河流域中支流西拉沐淪河、老哈河、大凌河為中心,分布面積達20萬平方公里,距今五六千年前左右,延續時間達2000年之久。

與後來的遺址相比,這一系列遺址幾乎只缺少「文字」,具有比較成熟的文明特徵。尤其在遼寧的牛河梁遺址中,大型祭壇、女神廟和積石冢群的發現,證明5000年前這裡確實存在過一個具有國家雛形的原始文明社會。

而且,在牛河梁遺址中,考古專家更是發現了「疑似女媧補天的場所」。眾所周知,女媧是中華民族起源的關鍵人物,但女媧卻可能不在中原地區,而在生活在遼河。

之所以說女媧可能在遼河流域,主要是因為在牛河梁遺址中,考古專家發現了三個證據:摶(tuán)黃土做人,煉五色石以補天,斷鼇(ao)足以立四極。

(1)在一件陶土製成的女神像內(面部見下圖),專家發現了肢骨(多數已成灰渣),非常類似摶黃土做人的傳說。

(2)一座16米高的中心土丘上,擺放著1500個煉銅坩堝,顯然不是為了生產,而是為了祭祀,符合「煉五色石以補天」的細節。

(3)更直接的證據是,在這座16米高的中心土丘四周,專家還挖掘出三隻「無頭無尾無足」的玉龜,這也符合「斷鼇(ao)足以立四極」的傳說。

《史記·三皇本紀》中記載,女媧補天主要做了三件事,「煉五色石以補天,斷鼇足以立四極,聚蘆灰以止滔水,以濟冀州」。顯然,就女媧補天傳說而言,牛河梁遺址已經證明了兩點。

1982年,在洪山文化範圍的遼寧阜新地區,考古專家還發現了一座史前遺址,後被命名為「查海遺址」。通過挖掘考古,這座遺址有了兩個關鍵總結,即「中華第一村」、「中華第一龍」。

通過考古確認,查海遺址是新石器時代早期的原始部落遺址,距今已有7600年,加樹輪校正超過8000年,時間比紅山文化早一個階段,這是中華文明的起步階段。

考古專家蘇秉琦:有最早的龍紋陶片、最早的玉器,是紅山文化的根系。中國文明起源,北方先邁了一步,查海七、八千年的玉器就是證明。

而且,在查海遺址中,還發現了一條中國考古發現最早的龍:石頭堆塑的一條龍,全長19.7米,龍頭部最寬處約2米,呈昂首張口、彎身弓背狀。顯然,在顛覆「黃帝合符造龍」歷史的同時,也說明了中華民族的起源,因為龍代表了中華民族。

從以上證據來看,難道中華文明真的起源於遼河?其實也未必,因為不少考古發現,雖然不像紅山文化這樣成體系,但時間卻更久遠,比如河南的賈湖遺址(紅山文化的概念包含近千個遺址),距今就有9000餘年。

所以,如今學術界普遍的觀點是:中華文明起源是多元的,就是「多元一體」。當然,如果從較為成熟的文明起源來看,學術界普遍認為:

「中華文明」有「三大起源」——分別是5800年前的紅山西遼河文化、5300年前的長江良渚文化、3800年前的黃河二里頭文化。

當然,這只是就目前考古發現做出的判斷,或許還有很多驚人的事實沒有出土罷了。

其實,中華文明的探源還遠沒有結束,一個重要的證據是:在紅山、龍山、仰韶、大溪、良渚這五個文化區系中,差異只在於平民使用的陶器上,但在上層貴族使用的玉器上,卻驚人的相似。尤其是玉琮這一重要的禮器上,從北到南都有發現。

原始社會,相隔千山萬水,交通和通訊極為不便,為何在玉琮上卻神秘的高度一致?顯然,中華文明還有更早的源頭等待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