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寫不出來的方言,據說只有河南人能懂

2019年06月12日     240     檢舉

魯迅先生曾寫了一篇《論「他媽的」》,第一次提出了中國人的罵人方式和國罵形成的原因。 其實除了「他媽的」這個「國罵」外,每個地方都還有自己的「省罵」。在河南,如果一個人腦子不夠使,可能會被稱為「信球」,但這樣寫對不對呢?

趙呆子丨文

方言的特點很多,但其中有一個最鮮明,那就是會說不會寫。

但不會寫也分多種情況,其中一種是方言因為語速的關係,把兩個三個字念成一個音了,這叫合音,可有些合音字能寫,如「不用」,合音後寫成了「甭」。

可有些卻寫不出來,比如我們常說的「出來」,用中原地區方言讀出來為「chuai」,可卻無法寫出這個字。

還有一種是不僅寫不出漢字,連漢語拼音也拼不出來,僅能用國際音標標其音的。比如我們中原方言中的「頂上」,合成一個音,用國際音標註出應為[der];「弄啥」,合成一個音,用國際音標註出應為[nua];還有我們中國許多村莊的名字都叫「××[mar]」,這個[mar]是「門外兒」的合音。

在《康熙字典》寫成「門」字裡邊一個「外」字,可到新華字典時,大概是不符合漢語拼音的緣故,把這個字取消了,所以,如今叫「××[mar]」的村莊打路牌時,全寫成了「××門」。

再有一種是漢語拼音也能拼,可能原本也知道是哪幾個字,但時間久了,沒人做記錄,如今從其讀音中已很難確定怎麼寫了。

這一類也很多,我們常見一些人寫到方言時,隨便地用同音字代替,讓人很是費解。比如在我們中原地區方言中有「辛㞗貨」這個詞,許多人都寫作「信球貨」,對不對呢?

先說說這個詞所表達的意思。

辛㞗貨,在我們這裡幾乎與「傻子」是同義詞,但在使用時,似乎更帶有嘲諷的意味。所表達的意思大概有兩重,一是指智力低下的人,這時常不帶「貨」字,只說「辛㞗」;二是指一個人在處理事務的時候,不能按照正常人思維和行動去處理,常含貶義,有時也有人說成「辛蛋貨」。

可這個方言怎麼寫呢?

我認為應寫作「辛㞗貨」,原因如下:

首先,「貨」字不會錯,由於在中原地區,貶義地說一個人時,總說「你這貨」或者「他那貨」,其言外之意,就是這個人是「貨」不是人。

其次是「㞗」字,即使寫作「球」字,在中原地區,大家也都知道這是通「㞗」的,即男人的生殖器,是罵人的話,查《康熙字典》,也解釋「多為方言中罵人髒字,指男性生殖器。」

另外,從其中的「㞗」字可以用「蛋」字代替,也證明它的確指的是男人的生殖器。

再次,是「辛」字還是「信」字呢?我認為應寫作「辛」。由於「辛」是個象形字,其本義為刑刀。和「㞗」字結合起來,其意思表達很明確,就是指古代的一種刑法--宮刑。

所以,我認為「辛㞗貨」的本義應為老百姓對被宮刑的人的一種非正式的叫法,後來引申為了方言中所表達的意思。

可為什麼要用「辛㞗貨」來嘲諷智商低下或者思維行為不正常的人呢?

我個人認為,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是受過宮刑的人,即老百姓眼中的「辛㞗貨」,由於宮刑對他們精神及行為造成嚴重摧殘,使其思維和行為扭曲,從而在處理事務的時候,不能按照正常人思維和行動去處理。

在中國古代,受宮刑的大抵可分兩類。一類是犯罪了,被朝廷施以刑罰,最著名的如司馬遷;另一類是生活所迫,要到皇帝身邊服務的太監,他們相對於刑罰,其被宮是帶有個人自願的。

至於武俠小說中還有為了練成絕頂武功而自宮的,史實中無有記載,不在我們的討論之列。但不管是刑罰還是自願,史實證明,他們的心理都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比如司馬遷,雖然宮刑從客觀上說促成了《史記》的誕生,但我們從他的《報任安書》中完全能夠看到宮刑對他的傷害。他說,受了宮刑之後,「為鄉黨所笑,以污辱先人,亦何面目復上父母之丘墓乎?」「每念斯恥,汗未嘗不發背沾衣也。」

· 不同於宦官,宮刑給司馬遷帶來了力量圖源:維基百科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