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艦人品爆發!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佛系」軍艦咋樣「渡劫」

2018年04月13日     1,656     檢舉

1935年,日本海軍白露級驅逐艦時雨號服役,1940年1月20日,陽炎級驅逐艦8號艦雪風竣工。雖然2艦均代表了當時日本海軍艦隊驅逐艦的最高水平,但對於信奉「大艦巨炮製勝」的日本帝國海軍而言,驅逐艦僅僅是其所謂「九段擊」的對美作戰方略中負責對美軍艦隊發起削弱作戰的消耗品。因此,儘管「時雨」和「雪風」都擁有堪稱一時無二的水面戰武備,但它們在艨艟雲集的聯合艦隊中充其量也只能算做三流貨色。直到二戰爆發前,日本帝國海軍中沒有誰能想到,就是這2艘看起來平淡無奇的驅逐艦,將在未來的戰爭中並肩譜寫出一段「天下時運第一,友艦當者披靡的祥瑞傳奇。

雪風號

時雨號

1941年12月7日,日本聯合艦隊成功偷襲珍珠港,並重創美國太平洋艦隊,太平洋戰爭爆發。雪風艦的不死鳥之路就此拉開序幕。1942年初,雪風被編入素有勇將之名的西村祥治少將指揮的第3艦隊第4水雷戰隊,參與日軍侵略東南亞的作戰行動。在其間發生的泗水海戰中,雪風及其所在的第4水雷戰隊均表現不俗。1942年11月12日,第三次所羅門海戰爆發。是役,雪風的身份為比睿號戰列艦的僚艦。當日23時50分,美日兩軍交火,整個戰鬥歷時24分鐘。在這場空前混亂的近距離炮戰中,美軍合計損失2艘巡洋艦和4艘驅逐艦,包括艦隊司令官卡拉漢將軍在內的近千名官兵陣亡,其中還有著名的沙利文5兄弟。日軍損失2艘驅逐艦和1艘戰列艦。雪風在彈如落雨的惡戰中毫髮無傷,而其護衛的比睿卻成為聯合艦隊在太平洋戰爭中損失的第一艘戰列艦。惱羞成怒的山本五十六,將此戰的日軍指揮官阿部弘毅中將打發到了預備役。雪風號首度發威,其掃蕩一切好運的祥瑞之名聲年起。

參加第三次所羅門海戰的比叡號

此役結束到1943年2月,雪風基本沒有露臉機會。1943年3月1日,雪風號受命為前往紐幾內亞的運輸船隊護航。在俾斯麥海,日軍運輸船隊遭遇美軍的連續空襲,除7艘運輸艦,另有包括雪風號姊妹艦時津風在內的4艘驅逐艦全部被擊沉,而祥瑞附體的雪風再度毫髮未傷,還順帶庇佑了隨艦的1個步兵大隊數百名官兵,最後更臨時客串救生船,順手撈起一大群友軍落水士兵。也正是此戰後,日本海軍中正式流傳祥瑞雪風的說法。特指該艦一參戰便集所有友艦的好運於一身,讓所有友艦當者披靡。同年7月12日的的科隆班加拉島夜戰中,剛剛裝備了21號、13號對空、對海雷達的雪風號,憑藉其新裝備的「電探」(即雷達)搶先發現美軍艦隊,隨即自已也遭到美軍的集中魚雷打擊,但1顆本該命中「雪風」的魚雷卻因定深過大,直接從雪風的船底滑過去,順帶擊中雪風負責護衛的日艦隊旗艦艦神通號。雪風號很快用行動證明自己並非浪得虛名。倒霉的神通成了雪風的替死鬼,而雪風負責搭載的1200名陸軍士兵則平安登陸。科隆班加拉島夜戰後,雪風祥瑞之名威震整個聯合艦隊。

金剛號戰列艦

1944年10月,菜特特灣海戰爆發。雪風在此役中保持了全須全尾。11月21日,雪風與浦風號驅逐艦一起護送戰列艦金剛回國,途經台灣海峽時遭遇美國潛艇海獅號伏擊,金剛與浦風雙雙中雷沉沒,而雪風安然無恙。11月29日,在執行對大和級3號艦船體改裝而來的、當時世界最大的航空母艦信濃號的試航護航任務中,雪風和信濃在瀨戶內海,被美軍潛艇射水魚號伏擊。信濃號連中4枚魚雷沉沒,成了海軍史上最短命的航母一一從首航到沉沒不到20小時。

信濃號是當時最大的航空母艦

無獨有偶。就在雪風聲名鵲鵲起時,另一艘註定載入史冊的祥瑞艦時雨號漸露崢嶸。作為聯合艦隊的2號祥瑞艦,時雨號的成名軌跡與雪風雷同。1942年5月,時雨號作為機動部隊航母護航艦首戰珊瑚海。在這場人類海戰史上首次艦載航空兵的巔峰對決中,美日各戰沉一艘母,時雨號毫髮未損。同年底,時雨號加入瓜島戰役的海上搏殺中。1942年11月14至15日,第二次瓜島戰役打響。激戰後,時雨號再次全身而退,但其負責護航的霧島號戰列艦卻被擊沉,此時距霧島的姊妹艦比睿被擊沉僅2天。

霧島號戰列艦

利用雷達迅速擊沉霧島號的華盛頓號戰列艦

1943年,繼雪風3月在俾斯麥海一舉剋死4艦7船船和7月幹掉神通後,不甘人後的時雨在8月6日爆發的韋拉灣海戰中迎頭趕上。是役,包括時雨在內的4艘日本驅逐艦,遭遇美軍驅逐艦伏擊,結果,萩風、嵐和時雨的姊妹艦江風均被擊沉,3艦上人員傷亡殆盡。時雨雖被一顆魚雷擊中,但是魚雷居然沒爆炸,時雨艦上的水兵安然無恙。

馬里亞納海戰中頭一個被擊沉的大鳳號航母

韋拉灣海戰後,時雨在聯合艦隊的祥瑞比拼中,正式贏得與雪風平起平坐的地位。聯合艦隊內部還出現專為吳港雪風,佐世保時雨的祥瑞值比拼所設的賭局。進入1944年,日本敗相盡顯,聯合艦隊此時也徹底從開戰之初的橫掃千軍變為左支右絀。與此相對應的卻是「吳港雪風,佐世保時雨」祥瑞值的進步飆升。1944年6月,馬里亞納海戰爆發,繼1年多前的瓜島戰役後,「雪風」和「時雨」再度雙艦合璧一一祥瑞結合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此役,聯合艦隊損失翔鶴、大風、飛鷹3艘航母,2艘油輪被擊沉,另有4艘航母隼鷹、龍風、千代田、瑞鶴以及航空戰列艦伊勢號、重巡艦摩耶負傷,艦載機損失404架,占全部艦載機的92%。岸基飛機損失247架,幾乎全軍覆沒。36艘潛艇被擊沉20艘。而2大祥瑞艦則連彈片都沒被擦到一塊,並保持零傷亡的神奇紀錄。

馬里亞納大海戰後日本海軍航空兵幾乎損失殆盡

1944年10月,號稱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的雷伊泰灣大海戰爆發,航空兵精華已損耗殆盡的聯合艦隊,此時只能將決戰希望寄托在傳統的巨艦大炮上。時雨被編入西村祥治中將統率的第一游擊部隊第支隊,隨日本最老的戰列艦扶桑、山城一起擔負突擊菜特灣、摧毀美軍運兵船的重任。10月25日,在小澤艦隊已將美軍哈爾西艦隊誘離,作為主力的栗田艦隊卻裹足不前的情況下,西村祥治中將率所部絕然突人雷伊泰灣,隨即在蘇里高海峽遭遇以逸待勞的美軍艦隊的迎頭痛擊。在這場一邊倒的戰鬥中,包括扶桑、山城在內的西村艦隊幾乎全部被擊沉,各艦官兵也幾無生還之人。時雨雖也被美軍重巡洋艦命中一發203毫炮彈,但該彈竟又是啞彈。1945年1月24日時雨在新加坡以北海域被美軍潛艇擊沉。大部分船員葬身海底,時雨也由此定格在了聯合艦隊祥瑞榜的2號位。

雷伊泰灣海戰中美國航母已占絕對優勢

被美國艦載機攻擊的日本戰列艦

孤獨的雪風堅持著自己的祥瑞之路:雷伊泰灣戰役後,在美國海軍對日本各軍港的大規模空襲中,雪風沒被一顆炸彈直接命中;1945年4月7日,菊水作戰一役,雪風被編入特攻部隊為旗艦大和護航。在美軍艦載航空兵的輪番轟炸中,聯合艦隊幾乎全軍覆沒。殘存的4艘驅逐艦逃回佐世保後,發現雪風的糧倉中有一顆未爆的美軍炸彈;在菊水之後的一次空襲中雪風為躲避炸彈不慎撞上自家鋪設的水雷,但水雷引信失靈,而雪風旁邊的初霜號驅逐艦撞上水雷,當場沉沒。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此時的雪風,已成為太平洋戰爭爆發時日本82艘各型驅逐艦中唯一的倖存者。二戰結束了,雪風傳說並未結束。根據戰後簽訂的賠償協議,雪風號作為日本賠償艦交付中國。1947年7月6日,雪風從長浦港出發駛向上海,準備作為日本賠償艦的第1艘移交給國民政府,並更名丹陽。可是改名不改命,就在移交儀式的2天後,劉鄧大軍突破黃河防線。1966年,丹陽號退役,停留海軍官校小港碼頭做練習艦用。1971年被解體。現僅存車葉2隻、艦鍾1座及錨與舵輪,分別存放於台、日兩地的海軍院校和紀念館中。